美国大选辩论与民粹(林正二)
2021-09-23

 

美国总统大选首次辩论,被批评已沦为,没有政策辩论,有不少媒体甚至说这是美国的国家耻辱。美国总统是全球最有权力的政治人物,辩论素质那麽差,难免让国人担忧美国是否已衰退,没有能力领导自由世界。

其实国人只看到政治竞争的表象,美国仍有全世界最强大的民间力量,让美国维持世界首屈一指强国地位。但美国领土辽阔,各地发展不均,人民素质也不一,在异质性很强的社会下的选民结构,是此次总统辩论品质很差的结构性因素。

美国以资本主义的精英治国为社会主轴。在有钱人掌握社会与教育资源情形下,中高阶层的世代间,形成垄断性的良性循环,底层人民阶层移动性不大;加上美国各地发展不一,选民素质良莠不齐,政治人物为了抢夺中下阶层选票,难免会以“负面选举”方式为选举策略,而显现在此次总统辩论中。

在美国精英治国的理念下,哈佛、麻省理工等顶尖大学,大部分都是精英阶层的子女就读。惟这些名校也有“劫富济贫”的正义理念,只要学生考得进去,家庭年收入三万美元以下,即可申请奖助金,不用还给学校。

这是美国资本主义社会精英阶层,追求公平正义、服务人群的价值理念,也是美国的教育理念。因此,进入美国名校的学生,除了需有优异的学术成绩外,还要在体育、钢琴等才艺参加校际比赛、表现杰出,以及有开阔人生观、服务人群的理念与领导能力。在这种严格要求下,麻省理工与哈佛造就了二百多位诺贝尔奖得主与各行业精英。这些顶尖的社会精英,运用自己的才智,带领美国发展。这是美国为世界第一强国的原因,远非中国所能比。

然而,因为名校入学要求很多,贫穷小孩没钱在课余时学网球与钢琴等才艺,无法进入校队,影响进入名校的机会。由于美国社会阶层的差距与多元文化发展,全美约有百分之五十的高中生不想念大学,中学时不用功念书。他们知识基础与民主法治素养不够,处于社会低阶层,如果经济不景气,遭到裁员,碰到六月的黑人事件,大家马上串联起来示威游行,发泄对社会的不满。这是近几年美国民粹主义越来越强烈的结构性原因。

(作者为退休驻美外交人员)自由时报1001